读研其实也是工作的一种,研究所可以看作大学到社会的中转站

在这里你以学习的名义工作,付出与收入不成比例的劳动

但至少这里没有太多的尔虞我诈,没有太多的功名利益(并不是没有)

你还是可以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该睡睡

这些都不是我要谈的内容,我想谈的是,大学时无法体会的同门情

我的师徒概念是从武侠里来的,其次就是工匠的师徒传承

对这些领域充满了新鲜和好奇,还有向往

大学的时候叫了四年的师兄师姐,也被叫了四年的师兄,但一直只是把它当成学长学姐的升级版,导致了我对师兄师姐师弟师妹这几个词的无感,你想啊,一个学校几万学生,其中3/4的人是你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师兄师姐只是一个称呼,带一点尊敬,就没别的了

做毕业设计的时候,导师倒是有一个学生,但一来师兄不带我们,二来他也是什么都不熟悉,只感觉和导师的关系更加近亲,顺便和同办公室的另一个老师关系也不错,考试的时候被放了一下水。(其实那几个老师都很年轻,很亲切,很好玩。)

考上了研究生后终于意识到自己有一个几乎是一对一的导师,另外还有一个师兄,和一个师姐。暑假去所里的时候一个老师跟我说这么早就来了呀,不过早点进门也好。当时她的意思可能是“入门”,但我的理解是“师门”,心情起伏了半天。

在所里实习的时候,师兄对我很好,为我操各种心,模糊地意识到,我是一个有师兄的人了,以前的“师兄”只是同一个学校,顶多是同一个专业,而现在的师兄,是同一个老师亲传,和以前不一样。

后来,发现这个圈子是真的小,学生毕业多年还会和导师有联系,师徒间的关系也还挺融洽。

再后来和师姐聊到去北京可以干嘛,她说找师兄吃饭,是啊我们在北京有一个师兄。虽然她可能只是觉得和师兄关系不错,找师兄吃个饭。

现在她真的去北京了,说计划找师兄约个饭。突然觉得,师兄虽然毕业了,但师兄还是我们的师兄,虽然和他相处只有几个月,但我们之间有一条纽带叫同门。以后到北京也有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了呢。

再说师姐,首先是我其实有很强的个体区分的观念,或者说没什么集体观,我曾经说过那是别人的师姐,不是我的师姐这样的话,被一个师兄批了一顿。并不是说不帮别的师姐做实验,但我会有一种很清晰的那不是我的事情的感觉。说回我的师姐,在我眼里我们是亲是姐弟,关系应该要比和其他师姐之间亲,或者说我们之间羁绊要更深一点,但她不这么看。她只觉得我烦。她不觉得我们应该相互帮助,她自己的事情她可以完成,也不想帮我。我常常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她相处。这是一个超级善变的女人,和她媳妇一样。她也要毕业了,我不知道我们以后是什么关系,但愿还能联系。

最后说说导师。其实写到上面一段已经有点跑题了,写到师姐就不能自拔,心中郁闷。导师对我们很好,对我们各种要求都挺支持,其实对于导师来说,一辈子能培养的学生也没有太多,只是导师通常也很忙,不会很专门地来辅导你。曾经憧憬过融洽的师徒关系,现在看是不能了,导师虽然对我们很好,但我们总做不出成绩,面对导师都不敢说话,其实也不敢放肆,只能偶尔开开玩笑。和导师在一起的时候更多的还是讨论学术问题。反而是导师的合作学者挺亲切的,脾气也好,不容易生气。

总的来说,研究生一个小小的圈子,人数本来就少,而这个小圈子里还有更小的圈子,就是自己的老师们,曾经的我想读个研就跑路,现在慢慢地发现其实不是这样的,首先读研不是随便读读就算,其次,圈子太小了,人与人之间羁绊太深,并不是毕业就分飞的大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