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盐醋薯片

一眼看到了你的信,想起一些往事。初中的时候,在一本杂志的骑缝看到了征笔友的消息,就一句话,后面跟着一个电话号码,然后我就莫名兴奋地打了过去。电话那头是一个男生,在顺德上班,估计也没想到打过来的会是一个初中生。那时候没有手机,我是用IC卡打的电话,有一次电话刚拨通他就叫出了我的名字,我奇怪,他说你每次都这个号码,让我开心了半天。我俩都不太健谈,有时候会沉默不说话,然后他就笑着调侃一句,此时无声胜有声,此后每次读到这句话我都会想起他。嗯,后来就不了了之了,大概是我一段时间忘了打过去,就,没有然后了。

此后想过找笔友,网上找了一圈,没找到靠谱的,想找国外的笔友,也没找到。后来倒是尝试着给一个to be penpal写信,希望能发展成笔友,也在心理暗示了地址,然而一直没有回信,又不了了之。

喜欢的人毕业离去了,我跟她说能不能给你写信,她说不要,她说我可以发邮件,写信还不一定收到。我说,收不到就收不到吧,写信不一定要你收到。

买墨水的时候我纠结过买碳素还是非碳素,碳素堵笔,非碳素不耐水,碳素不堵笔买不起。后来想想,不耐水就不耐水吧,谁能保证生生世世,谁能保证天长地久?寄信也是的,没有办法保证一定送达,但那份期待会一直留在心里。还有胶片摄影,不知道拍了啥,不知道拍好没有,不知道会不会冲坏,有担心,也有期待。有一种提高幸福感的技巧叫延迟满足,按下快门到送洗,这是一段等待,送洗到出片,又是一段等待,若选择传统的底片放大,印到相纸上,这又是一段等待。

等待的过程,虽然伴随着不确定,也许没有回信,也许会出烂片,但总有美好的结果值得期待,并赋予等待意义,比如等Stranger Things 第四季更新(超喜欢Eleven!)

比如等你的回信 XD

九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