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把不完整的論文初稿交給老師,本來想今天早點睡了,然而老師居然還在工作,而且今天還是周六,沒辦法我只能,“偷閑”寫篇博文了

最近受疫情影響,加入了B站學習大軍,發現很多各個年齡層的播主,不自覺想起自己當年考研的光景

回想當年,真的是一身孤勇,無論什麽時候想起都忍不住

首先是考研的原因

其實直到大三上,我都沒想過考研這個選項,一直以來對讀研不怎麽感冒。開始動搖是老師在課上說,我們這個專業啊(或者說,我們學校的這個專業啊),還是要讀研才有出路,然後另一個老師目視遠方,一臉懷念地說建議你們讀個研,真的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對人生改變很大。(這些都是我現在回想起來的,當時有沒有受這些影響以及事件的發生順序已經不可考。)最終讓我決定考研的,還是在網上看了一些鼓吹人們考研的雞湯文,說讀研才是真正的學習,之類的,然後我想,我大學真沒幹啥,然後文章裏描述的狀態令我向往,再加上不想找工作,于是就決定考研了。很神奇,我們宿舍四人,都選擇了考研,最後三人考上,一人工作。(其實三人考上這説法不準確,不過沒關係)

然後是备考的時間點

大三上才決定考研,然後斷斷續續找資料,可能還有慣常的拖延,真正開始準備已經是暑假了,即便暑假也是不完整的,這裏要插播一下院校選擇,其實關於這一點我是沒有怎麽考慮的,當時舍友介紹去植物園做畢業實習,加上中科院的名頭,而且實驗室的博士師兄說咱錢多,就想著考這裏好了。至於專業的選擇就是到植物園瞭解情況之後的事情了。
前面說暑假不完整,就是因爲在植物園的暑假實習,我不知道是爲什麽,我需要在那邊做兩個月,早8晚8。而且還沒有工資(這還是我之後才知道的,我以爲有工資我還勤勤懇懇工作了兩個月)。再吐槽,這僅僅是我的畢業實習,和畢設沒有關係,和我的專業關係也不大。
於是,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買了書,開始復習,説到這裏我想起來,我一開始是想考我實習的那個實驗室,後來覺得無趣,才換了一個,幸好參考書有重複。在那邊實習的時候,基本沒有時間復習,只能晚上下班回來在教室看兩小時書,直到實習將近結束我也沒看多少,於是到8月20號,我提前申請開溜了,我的考研復習從大三暑假的8月20正式開始。
一開始是在教室,每天搬書,後來,開學之後在同學的幫助下在考研自習室(我們學校有一個專門的考研自習室)強占了個位子。開始了在自習室學習的生活。

開始復習的時候,因爲還是暑假,學校也沒什麽人,我每天跑教室自習,還是很有異樣感觸的。像空蕩蕩的校園裏漫步這種。每到這時我都會想起初中的時候,上暑期培訓班,整個學校也就我們幾十個人,學校裏風景不錯,獨自在裏面走的感覺其實很好。

當時面臨的挑戰

我説過,我是大三暑假才開始準備初始的,時間上比別人短就不説了。更大的挑戰是,那時候的我,3門重修,4門專業課,11月考六級,12月考研。專業課就算了,都是自己學生,老師們也很體諒,但重修不行,爲了不挂科,我一周要上四節重修課,爲了節省時間我都是各上半節,但這不可避免會對復習的節奏帶來很大影響。
然後在11月的時候,大概是十一月底吧,在那接下來的一個月裏,大大小小考試有6門,包括初試,有沒有包括六級就不知道了,以我的尿性估計會把他算上。臨近初試的前一周都還有別的考試,我基本是馬不停蹄地復習,不過萬幸,最終初試順利通過。

有一點需要補充一下,我前面説的,一身孤勇,這孤勇固然包括前面的難題,還包括了我破釜沉舟的勇氣。整個考研階段,我沒有投過任何一份簡歷,連做都沒做。那時候我除了考研,什麽也沒想,偶爾想到萬一考不上怎麽辦,也會馬上把想法掐掉,我沒有認真想過考不上怎麽辦這個問題,更沒有想過要去找工作,説是破釜沉舟完全不爲過。我並不是家境殷實不需要找工作,我只是不想讓這些東西使自己分心,也是不敢去想這些東西,也只有這樣狀態的我,才能夠頂住壓力,考上研究生罷。

再然後是備考的那些滴點

這個就很有趣了,完全是回憶環節,甚至事實上我寫這麽多,就是爲了這一段而寫的。
我們雖然有考研自習室,但一般都不在裏面自習,因爲那椅子實在太難受了,我們一般會去圖書館占個座位,早上把書拿去,晚上再拿走,當然了我們基本是一整天都在裏面的,不是佔茅坑不拉屎的無良占座。有了自習室的座位之後,把書放在自習室,方便性上了一個數量級。
我們校區很幸運,圖書館就在教學樓底下,方便,風景也好,離自習室也近。每天早上去自習室早讀,等圖書館開門,就去排隊占座。講道理是真的需要占座,因爲你總會發現有些座位特別適合自己,或者説,總會有那麽幾個常用的座位,在那裏自習整個人精神面貌都不同的。
然後,書圖書跑得多了,就有認得一些熟面孔,和自己一樣,有固定喜歡的座位的,然後就會關注上其中某一兩個人。哈哈哈像我就關注上兩個,一個和我一樣考研,一個考公。考研的人幾乎每天都在,整個人幹勁十足的感覺,考公的人不常在,但是能見到也很幸福。
於是啊,從那之後,每天早起,背書,蹲點等圖書館開門,幾乎從不缺席。因爲早上在自習室可以看到關注的人,在圖書館門口可以一起排隊,可以坐在附近復習。
是不是像極了戀愛呵呵呵呵
但講真,她們真的給了我源源不斷的早期的動力,算是一起考研的研友吧,一起陪伴著度過了最難熬的一段時光,無論如何都是一生難忘的記憶。當然了,一起考研的還有我的同學,他和我一樣,看上了某女生,然後天天跟我説這是我大老婆,這是我小老婆,這是我小小小老婆,大老婆今天沒來,去幹嘛了呢,我小老婆真好看,之類的。哈哈哈哈哈,我跟他不一樣的是,我比較含蓄,也比較沒那麽花心。哈
關於最後一點我恐怕也沒那麽有自信,後來我們在自習室度過了一段時間,自習室裏人數比圖書館多多了,自然就又看上了其他的人。不過我保持關注的好像就一個吧,呵呵我還是很沒那麽花心的!
同在一個自習室,互爲研友,坐的近的有時會也會打幾聲招呼,比較少,不過也算是對枯燥生活的一種調劑
不過我想説的是,某一天,我出去接水,正好遇到圖書館那位,然後意想不到的她主動跟我搭話,我整個人都愣了你想想那場景。我完全不知道我也被臉熟了,并且列入了勤奮列表,是可以交流的人。不過沒有你們期待的後續,首先我比較慫,其次她有對象。算是認識了罷

初試

很特殊的日子,人生第二場大考,看到考試樓大橫幅的時候真的蠻激動的。其實我還挺慶幸我考的是植物園,因爲不是知名大學,不需要到他們的場地去初試,不然搶賓館要擠破頭,而且我親眼看著一個研友,晚上拉著行李箱,一個人往橋上走,被黃色的路燈拉長了影子,心裏滿是滋味。然後回到考試,又因爲我的大學還算知名,我可以選自己的學校考場。唯一的弊端就是中午沒地方休息,回宿舍很費時間,連去飯堂的時間都沒有,只能去圖書館避避難,啃著面層,看一會兒下午的科目。因爲去完了,沒有座位,找了個角落爬下來將就眯了一會兒,像極了考試難民。

有趣的事情有三,第一,同考室有一哥們,第一天上午考試寫了半小時就趴下來睡了,我以爲他下午不回來了(我決不相信半小時可以完成考研的題量),結果他下午又來了,結果又是半小時之後趴下睡覺。這下我以爲他第二天不回來了,你總不能那麽全能兩門考試都半小時完成,畢竟聽力都要十幾分鐘。結果,第二天他依然來了,這哥們,我實在佩服。

第二,考試時坐我旁邊的女生,不知道什麽原因搭上了話,好像是她結束后問我題目,她説她考版納,我説,我們北京見哈哈哈。後來,我們真的在北京見了面。也是一段緣了。

第三,考試簽名時我注意到名單上有一個繁體,印象很深,後來這個名字出現在植物園復試名單上,再後來,出現在同學名單上,這個人還是我半個老鄉。而後來我又知道,同考室的還有她一個同學,是我一家跆拳道舘的學生,也成了我現在的同學,還是一個課題組的。也是神奇。

初試過後

這樣的日子一直到了初始結束,那晚我回自習室拿書,真的,人走茶涼。和一個人走在空蕩校園類似的場景,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點不同的心情。那晚自習室基本沒有幾個人,燈光也很昏暗,有種解放的輕鬆,也有種結束的悲戚。
然後那晚,下一届的人就開始大規模侵占我們的座位了。人剛走,茶還沒涼,有種尸骨未寒的感覺

時間走到成績出來的節點,我寒假在家放縱了半個寒假后,還是提前回去準備復試了, 不知道過不過,但是等成績出來再準備就有點晚了。這時候的自習室人已經不多了,復試成績出來後迎來了一波高峰,然後隨著時間的推移,人越來越少。我剛好是靠後的一批,華農已經第三輪補錄了,植物園才開始復試。

看著自習室裏的人越來越少,心裏真的五味陳襍,昔日并肩的戰友或成功或失敗,都已不再回首,剩下的人還在堅守,卻始終是人影不再,最後輪到我了,我跟依然堅守一綫的人道了別,給Ta打氣,也給自己打氣。

後來,我也不再去自習室了,去過一兩次,只能用物是人非來形容,但同時也感慨KK的一句話,鐵打的將軍流水的兵,每年考研大軍只多不少,長江之水滾滾湧來,原來的地方已經沒有了我們的容身地。

呵,人也是要不斷往前走的,不能縂停留在原地,是吧

就好像,馬上畢業,離開學校(雖然我們這也不算學校),步入社會,參加工作,再也回不了原處

三千多字的長文,縂於是寫到了最後,也要睡了,天亮之後還有一堆事情要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