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了一场《开讲啦》的录制,是高大伦院长的考古主题分享
关于考古的内容,其实我没听进多少,但其他东西却给了我思考的空间

首先要吐槽会场
太冷了
吹了三小时冷风,到最后全身都在抖

高老师身上流露着对他所做之事的热爱

一个上场时举臂高呼的老师
一个在台上如数家珍一样陈述自家发现的老师
语气中透着自信与自豪

但同时他也对我国考古研究队伍的现状表现出一种担忧
人才极度缺乏
人力极度缺乏
以至于要推行大众考古
招募考古工作志愿者

我在学校内外听过两场考古的讲座,当时就觉得他们很苦
但也很帅
但我一直下不了转行的决心
当年我选择我现在专业的时候,也是觉得,可以在林子里穿越,在山里做实验,很帅
但进来以后发现好像也不那么好玩
不过其实这坑也不应该由专业来背,研究生本来就是要干各种各样的活
最主要的还是我发现我可能没有那么喜欢我现在做的方向
现在缺乏一个积极的正反馈来给予我前进的动力

所以,现在,作为一个门外汉,我觉得考古很帅,很值得托付终身
但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可以吸引我,我不知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
我到底适不适合做科研
我指的是一辈子的那种

也许我还是比较适合写代码?

考古,文物修复

考古,探寻来处,也寻访出处
高老师说,任何一项工作(可能是科研工作),无外乎有五个目的
他们占了两个(另外三个忘记是什么了)

  1. 人类的来源
  2. 文明的来源

可以说是很有意义的事情(当然了很多事情同样很有意义)
另外,考古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对历史文物的考古
有观众问,到未来,我们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考?
高老师说,
由于考古工作的特殊性,以下两者也属于考古工作之一

  • 地震现场的挖掘
  • 地震文物的研究

我们现在的此时此刻,都将成为明天的过去
最重要的,不是有什么可以考,无论什么时候都有物可考
最重要的,是我们有什么东西可以留给未来

法医,司法技术,入殓师

法医,是为未来而生的职业,这是《unnatural》里的一句台词
在司法技术学生发言时我突然想起

司法技术和考古相似的地方在于,都利用现有的东西,去推断过去,还原过去
法医亦如

这些,都是很帅的职业

入殓师

为什么要说入殓师,因为想到法医之后,不自觉就想起了入殓师
当年看的《入殓师》,确实被感动到了
后来有传闻说入殓师收入很高很高
再后来被辟谣了
入殓师同样很苦,同样是少有人选的职业
但,同样是很帅的职业
而我还记得我18岁那年,许了个愿,或者说立了个志
以后打拼够了,回来给别人做入殓师

当然了,随着年龄增长,也明白这样的决定是很不负责任的
不是说这么随便地立志不负责任
而是说,把入殓师当成一个想做就做,想做就能做的职业
是很不负责任的
不过等老了,入门从学徒开始,也未尝不可
又不过,未来的事情,怎能说得如此清楚

满足、经济回报

回到职业选择的问题上来了
这次的讲座,对我来说真的很值
当天是图书馆日,而且天气难得的好
飘了两周霾的北京终于迎来了两天晴天
去故宫一定很棒
但是这期《开讲啦》同样精彩

他让我见识到很多很有趣的职业
这些职业都是一些默默无闻,或者说少有人选的职业
考古,历史,文物修复,博物馆员,司法技术人员
文物修复和考古工作息息相关
大国工匠马老师也来到了现场
马老师说这几年《我在故宫修文物》纪录片带火了文物修复
很多人开始投身到这个很帅的行业中
但是文物修复这一行,全国从业人员只2000余
(又让我想起unnatural)

这个社会有太多太多的职业
但往往由于目光所限,我们了解的职业只是那么些社会顶梁柱
医生,教师,销售,金融etc
相当大部分的职业,我们并不知晓
或者由于面子,选择性忽略
这忽略可能就错过了一些适合我们自身的工作
这些工作,薪酬不一定高,社会地位不一定高
但社会贡献不一定不高,价值意义不一定不高
高老师说,做考古肯定是赚不到钱的
但经济回报也不应该是我们要考虑的唯一因素

都说要做真正喜欢的工作
其实喜欢的工作,不一定就只有一种
对社会有贡献的工作,也不一定只有几种
事实上我很早就觉得,过好自己的一生,在自己的领域,不负于社会,不负于他人
就是对社会对国家的贡献
当然你要是能给国家造几艘航母,造几架飞机,造几个空间站,那贡献就更大了
但做一个文物修复师,填补行业空缺,让更多国家和民族的历史文化遗产可以展现给大众
不也很好吗
而且,说不定还可以在故宫里上班呢

择一业,终一生
就是最好的贡献

至于这一业如何择,我还不知,但这次的讲座开阔了我的眼界,距离跳出既定的框架,也许更进了一步

插曲:考古是盗墓吗

在线观众提的问题,问高老师怎么看待“考古也是盗墓”这个说法
我个人觉得,我们可以先想几个问题

  • 善意的谎言是谎言吗
  • 行刑者是杀人犯吗

本来还有一个,不过忘记了
<完>